天亮了,熙來攘往的通勤人潮淹沒了東京的街頭。

倚在落地窗邊,輕晃著手上的酒杯,褐黃液體在杯裡盪出漂亮的波紋。

 

「後悔了吧?如果你當初就照著我的計畫去做,也不會變成這樣。」

銳利的雙眼凝視著如螞蟻般鑽動的人們,萩原聖也開口:「變成怎樣?」

「變成怎樣?你這是疑問句嗎?不是吧!」戲謔的輕笑聲自性感的薄唇中洩出。

萩原聖也修長的手指不住的撥弄杯裡浮起的冰塊,沉默。

 

轉身,身材纖瘦的男人不悅的將一個卷宗夾"啪"的一聲甩在萩原聖也面前。

「我真是豬腦,你都這樣過河拆橋,我作啥還對你那麼好!」

「過河拆橋?有那麼嚴重嗎?」唇邊的笑痕若隱若現。

死盯著萩原聖也翻開卷宗的手,男人用可以說是咬牙切齒的語氣說道:「你看了就只有跟我簽約一途,考慮清楚啊大魔王,我可不想又被耍著玩。」

「既然知道我是大魔王,如果我真要耍你那你就只有被我玩的份。」仔細的翻閱一頁頁的企劃資料,萩原聖也指節搓揉著飽滿的嘴唇,思緒運轉著。

 

「我如果還是不跟你簽呢?」

「你!」雙眼睜得如銅鈴般大,男人無法置信的瞪著站起身的萩原聖也。

有沒有那麼誇張?

作品叫好叫座、揚名海外、大家都搶著合作又婀娜多姿的金牌製作人—加賀大澤,竟會被同一個人連續呼嚨兩次?這叫他面子往那兒擺啊?

手掌撩起西裝外套下擺插進褲袋,萩原聖也瞭望著遠方山頭的晨間光暈。

「我會叫那傢伙來跟你簽約,你似乎忘了他才是紗雪的經紀人。」

白了一眼,加賀大澤放心的將萩原聖也的酒杯遞上。

「那傢伙?」雖明白他的心思,卻對他說出口的代名詞感到不可思議,加賀大澤馬上換上興災樂禍的笑容,「所以我就說你後悔了吧?跟我拐彎抹角個什麼勁兒。」

看見萩原聖也眼中閃過一絲複雜,加賀大澤的心情特好,好到連兩年前被他晃點的事情都可以一筆勾銷。

 「你放心吧!」加賀大澤拿起卷宗夾讓它在指尖靈巧的轉動著,「有了這個,保證你不會再看見他跟紗雪小姐出現在影劇版頭條。」

 

 

能相信加賀大澤的吧?

打開車門前,萩原聖也掃了裝有那份企劃書的公事包一眼。

再過四個多月,五月二十五日,新名紗雪滿二十歲的生日。

二十歲…

也代表他監護人的身分即將劃下句點,自那以後,他與紗雪的關係就僅止於"父親的朋友"以及"朋友的女兒"。

「"父親的朋友"啊…」在打開鈴聲大作的手機掀蓋前,萩原聖也揚起一抹苦澀的笑,「總覺得有些不甘心呢!」

 

不管他倆是否就只能以這層關係維持到終老,當前最要緊的就是把金皓薰從新名紗雪身邊剝除。

 

*       *

 

「聖彼得廣場的圓弧柱廊,總共有二百八十四支圓石柱吶!我的天…」白嫩修長的手指劃過圖鑑上的文字,再度驚嘆著:「屋頂還有百餘座聖者雕像…光看照片就很震撼呢!真不愧是貝里尼大師的作品。」

「妳不是有去過梵諦岡嗎?現場看的感覺勢必更為磅礡才是。」

「啊…說來慚愧,那次是趁著去義大利看秀的空檔過去的,行程太過匆忙所以也只參觀了聖彼得大教堂,其餘的根本來不及細看…」新名紗雪語氣遺憾。

「那真是可惜呢!不過還會有機會的。」樸素的粗框眼鏡掩不住他澄澈的雙眼。

「嗯…」

 

和煦的陽光自葉縫間落下,照得新名紗雪的臉龐在樹葉隨風擺動下忽明忽暗。

秉持讓肌膚及眼睛休息的原則,休假日的新名紗雪是不太化妝的,最多也是上個護唇蜜而已,像今天,只抹了防曬乳液、鼻樑上架著一副黑框眼鏡便出門赴約。

未施粉的皮膚依舊白皙細緻、沒搽睫毛膏的睫毛也依然濃密捲翹…

看著她悠閒又專注的翻閱著由市民圖書館借出的書籍,衛亞的目光已無法再轉移回自己的微積分課本上。

 

 

『她是…我的蝴蝶。』

 

萩原聖也的這句話一直困擾著新名紗雪。

學識還算淵博的新名紗雪自然在一些文獻中讀過類似的句子及形容詞,所以她更煩惱。

不管是蝴蝶還是其他事物,前面只要冠上"我的"兩個字,顯然就帶有濃厚的佔有意味,也就是說,萩原聖也認為她是"他的"…

是這樣解釋沒錯吧?

想起萩原聖也說這句話時那溫柔及寵溺的神情,新名紗雪心裡甜滋滋的。

雖然非常小心也非常努力地抑制自己的情感,最後卻還是無法自持地流露出來了吧?

 

她幾乎可以確定萩原聖也是在回應她。

 

可能嗎?

如果她去爭取,兩人的關係會轉變為她所希望的嗎?

新名紗雪不知多久沒有這種迫切渴求什麼的念頭了,她原本也只是想默默的將這份感情藏在心理,可是既然已明瞭自己的心意,在心上人面前就更不可能無動於衷,尤其是在嗅到對方也散發出相同的氣息時…

可是…萩原聖也在對她釋出些許情愫的感覺的同時,又總是在言談間將這層曖昧釐清。

新名紗雪自己也明白,他們之間有太多太多隔閡…

 

 

路人呼喚寵物的聲音讓衛亞猛地回過神,低頭,耳根子開始灼熱。

真是的…明知道一定會分心,卻還是無法抑止想與她見面的衝動…

「衛亞。」

「什…什麼事?」極不自然的應答,害怕自己的羞窘被發現,他故作忙碌的在背包裡無目的的翻找著。

「你知不知道,男人稱一個女人是他的蝴蝶…是什麼意思啊?」

「蝴蝶?」

衛亞揚眸,望見新名紗雪的視線依舊停留在圖鑑上,粉頰染上一層淡淡的紅暈。

 

 

背包裡握住修正液的手有些發抖,他明白了一些事情。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花3 的頭像
梅花3

㊣ 歐巴桑成功記 ㊣

梅花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