攝影棚角落,新名紗雪的注意力集中在一小疊講義上。

「唔…」盯著密密麻麻的演算公式,她眨了眨乾澀的雙眼。

距離大考剩下不到五個月的時間,在先前接下的工作無法推卻的情況之下,她只能從原本就不多的睡眠時間裡硬是榨出一部分來唸書,在工作時更是把握任何空檔,哪怕只是導演接個電話她都能從腰間抽出小抄背段句子。

會不會太勉強了?

每當倦意襲來時她總會問自己。

別說想考上第一志願要費盡多大的苦心了,在現在這個環境要當個稱職的學生藝人更是難上加難。

演藝工作那麼繁重,要如何兼顧學業就是個大問題。

可是若真的考上了,萩原聖也一定會很高興的吧!

 

想到這裡,新名紗雪不禁又覺得精神百倍。

 

 

 

 「妳總是這麼逞強。」無奈的眼神自鏡片後流洩出來,黑得發亮的西裝襯得領口處的律師徽章格外醒目。

「我只是想多背幾個公式,對不起…」小巧的嘴唇略顯蒼白,新名紗雪看著他將藕荷色的鬱金香放進病床邊的花瓶,「聖也先生有去找金先生了?他是個很好的經紀人,請您別太過苛責他。」

想到金皓薰面對大律師萩原聖也強勢的指責時會出現的苦悶表情,新名紗雪感到於心不忍。

「他是個失職的經紀人。」篤定的口吻讓人無從反駁,「我一再交代要注意你的健康,他卻還是讓妳生病了,作為一個經紀人並不是光會炒作緋聞就可以的。」

「是…」

雖然對金皓薰很抱歉,但看到萩原聖也如此在意緋聞的事,新名紗雪有些欣喜。

 

萩原聖也轉身到門口處與前來巡房的醫師討論留院休養事宜,透過半闔的門縫新名紗雪還是清楚看到護理台處對萩原聖也露出傾慕眼光的護士們。

萩原聖也頎長結實的身材配上名牌西裝,優美的線條煞是筆挺好看。

雖然年齡不過三十出頭,但豐富的社會歷煉卻讓他剛毅的臉孔略顯老成,不過就算如此,還是無法抹滅他長得相當好看的事實。

俊美,卻散發著成熟風采。

她總是…用如同門外那些護士的眼神在看著他,但僅限於萩原聖也背對她的情況之下。

垂下眼簾,唇角輕輕一撇。

好羨慕那些護士,可以大方的對他表現出情感…

如果萩原聖也知道她的心思,會有什麼樣的反應呢?

 

頭皮突然一陣麻,新名紗雪強壓下不好的想法,猛地一口喝完杯中的礦泉水。

 

不能讓他知道。

 

 

  **

 

 

 

「我猜他們大概都以為我們是父女。」

「咦?」捧著果汁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說我們看起來還真像對父女。」平靜的口吻聽不出任何情緒,他接過果汁放在腿邊。

 

日本著名的櫻花季已開始,以往的這個時候新名紗雪父女以及監護人萩原聖也總是會特地聚首,在櫻花樹下共度短暫的愜意時光,不過今年新名紗雪的父親因公務繁忙缺席。

 

一件米色的麻質線衫,咖啡色的細繩交纏在微敞的V形領口處,不但難得的換上了牛仔褲,連原本梳得油亮整齊的頭髮此時也只是隨性的勾在耳後。

休憩時的萩原聖也穿著是相當輕鬆卻又不失品味的。

 

「怎麼會像父女呢?聖也先生想太多了。」眉間掠過一抹愁。

「呵呵…年齡差距是還蠻像的。」像在提醒自己。

「不,聖也先生一點也…」

跟前的驚呼聲打斷了她的話。

「真的是聖也?穿這樣我差點認不出你了。」

「啊,秋山小姐,怎麼這麼巧?」萩原聖也站起身,禮貌的向面前的女人握手致意。

「我帶幹部們來賞花啊!」髮色斑白的秋山信美笑得比耳垂上閃耀的鑽石耳環還要燦爛,對身後的幾個女人介紹道:「這位是我們公司的法律代理人-萩原聖也先生。如何?是個帥氣的大律師吧?」

「啊,律師?社長您開玩笑的吧?他明明就像是位明星吶!」

「萩原先生真的很英俊啊!」

「萩原先生您好!」

「幸會….」

女人們一窩蜂的湧上前與萩原聖也交換名片。

 

新名紗雪靜靜的站在邊處,照慣例在那些女人眼裡讀到了"愛慕"兩個字。

成熟的套裝、名牌提包、細跟高跟鞋、嫵媚的捲髮、女人味十足的言行動作…還有被她們包圍的萩原聖也。

看著,莫名的覺得酸楚。

他們一行人站在一起是多麼相稱不是嗎?

新名紗雪看看自己稚氣的穿扮,也難怪萩原聖也會說跟她看起來像父女……

 

如果可以早出生個幾年就好了。

 

「啊咧?這位小美女是?」

秋山信美及一票女幹部疑惑的看著萩原聖也身後的她,及腰卷髮及白色雪紡紗背心裙,五官細緻得像個洋娃娃似的女孩兒。

新名紗雪從未與萩原聖也的顧客見過面,亦不知該如何向她們介紹自己,她略顯緊張的向萩元聖也投以求救的眼神。

萩原聖也回眸看向怯生生杵在原地的她,眼眉飛揚。

 

 

 

「她是……我的蝴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花3 的頭像
梅花3

㊣ 歐巴桑成功記 ㊣

梅花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