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沙拉好好吃。
新名紗雪開心的把沾了千島醬的西洋芹送進嘴裡。

 

「心情不錯呢!不過妳已經吃了兩盤沙拉,主菜還吃得下嗎?」
「可以的,跟您一起用餐再多的東西我都吃得下。」
他沒接話,只是寵膩的看著邊哼著歌邊叉起一顆小番茄的她。
窗外陽光映得她紮成麻花辮的金髮熠熠生輝,在周圍形成溫暖的光暈。


桌子另一端的行動電話震動了起來,萩原聖也看了一眼發話號碼,隨即站起身。
「抱歉我出去接一下電話,如果曬得太熱就請服務人員拉上窗簾。」
「好的。」
怎麼會熱呢?
不管在哪裡、不管是什麼天氣,只要有萩原聖也在,什麼都沒關係。
新名紗雪放下叉子,伸手欲拿起裝著礦泉水的高腳玻璃杯,視線卻不經意停留在萩原聖也位置前的紅酒。
腦海中浮現方才萩原聖也優雅啜飲紅酒的模樣。
 
「......」
 
新名紗雪遲疑了一下,故作輕鬆的望了望四周。
這是萩原聖也為了她特別請餐廳安排的獨立包廂,四周皆以暗紅色布幔與一般用餐區區隔開來。
稍微撐起上身,新名紗雪悄悄的將那杯紅酒移至面前。
轉身看看窗外門口處萩原聖也的背影,又看看眼前的紅酒。
「不會被發現的…」捧起杯子的手有些顫抖。
紫紅色的液體在眼前盪漾,新名紗雪的嘴角在接觸到杯緣時揚起可愛的弧度。
 
 
紅酒並沒有流入喉嚨。
這是當然的,因為她的目標並不是杯中物,不過雙頰卻如同酒精發作般迅速腓紅。
 
如果…如果有一天可以…
 
 
 
「啊!我真是的…」
在想些什麼,現在這樣就已經很幸福了,就該知足了啊!
自嘲又苦澀的笑,新名紗雪將紅酒放回原位。
 
 
 
「聖也先生,總是很忙碌呢!」得知萩原聖也稍晚就要飛往加拿大洽公,新名紗雪掩不住失望。
剛剛明明就說要知足的,可是…
「妳已經長大了紗雪,依賴的個性要改一改。」溫柔的語調中帶著不容違逆的權威。
「好的…」還是溫順的點了頭。
「吃飽了嗎?我送妳到片場,距離通告時間還有一個半小時。」
「好的。」
 
好的、好的、好的…..兩人之間的對話中,她最常用到的就是這兩個字。
學習各種樂器,好的;跟哪間公司簽約,好的;到台灣發展,好的;接哪些通告,好的;吃什麼穿什麼用什麼,好的…
新名紗雪並不是毫無主見任人擺佈的傀儡娃娃,她只是如同順著自己的心意般,順著萩原聖也。
 
這次跟萩原聖也的相聚就剩下這二十分鐘左右的車程了…
新名紗雪在寂寞的氛圍中慢慢步向門口,沒有發現身後的他停下了腳步。
 
 
他眉頭輕鎖,對著桌上的那杯紅酒嘆了口氣。
 
在陽光的照映下,酒杯的邊緣一處閃耀著淡橘色的細緻珍珠光芒。
 
 
 
 
 
 
 
 
是唇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梅花3 的頭像
梅花3

㊣ 歐巴桑成功記 ㊣

梅花3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